bodu.com

律师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天 路

曾经,我给自己开列过一份生命清单――“这辈子要做的二十件事”,去西藏就是其中一件了。有人说,去西藏是眼睛上了天堂,身体下了地狱,灵魂回到故乡。终于,在这秋高气爽的日子里,我暂时摆脱了都市喧嚣,踏上了向往已久的天路之旅。
 
(一)可可西里
搭乘火车是我最喜欢的旅行方式,因为不仅容易结识新朋而且能欣赏沿途的风光。对我而言,穿越三大山脉、长江源以及可可西里、羌塘草原的青藏铁路线当然不容错过。
从广州出发的特快列车经过西宁,便驶入了世界上海拔最高的青藏铁路。穿过横空出世的莽莽昆仑山,列车一路飞驰。
“雪山!”我眼睛一亮。皑皑白雪覆盖着巍峨的山,与一望无际的草原交织在了一起,如大师画笔下的神来之作。
透过车窗,“可可西里欢迎您”七个大字映入我的眼帘。啊,到了藏羚羊的家园!
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吉祥物福娃迎迎就是一只机灵可爱的藏羚羊。藏羚羊是青藏高原特有的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也是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中严禁贸易的濒危动物,目前存世仅有大约七万只。经过千万年的演变,藏羚羊与冰雪为伴,与严寒为友,仅生活在“世界屋脊”的无人区中。
我们手握相机,守候在车窗边,眼睛眨也不眨,生怕错过“一睹芳容”的机会。可是,等候良久也没有看到藏羚羊的踪影。正有些泄气,忽然有人叫道:“野毛驴!”我循声望去,果然看见一群色彩鲜艳的野毛驴正在不远处的山坡上悠闲地吃草。紧接着,我就激动的发现了两只藏羚羊!只见它们不仅体形优美,而且动作敏捷,那腾越的轻盈身姿真是让人爱怜。我小声叹息着,生怕惊扰了这高原精灵,目不转瞬的看着它们在视野中变成两个小黑点。
可可西里的天蓝得那么纯净,仿佛洞穿一切。虽已是白昼,却仍可见淡淡的月亮在云层间时隐时现。列车在行进,景物也在变幻。远处,连绵不断的雪山神秘的静峙着,一簇簇怪异的云朵宛似藏族经文飘浮其上。近处,宁静的湖水像一面碧蓝的宝镜,映出白云的容颜。万籁俱静,如梦如幻。
 
(二)下一站,拉萨
翻越了海拔5072米的唐古拉,我们的列车进入了西藏这片神奇的土地。车窗外美景纷呈。铁青色的群山,浅黄色的牧草横亘在高原的阳光下。洁白的羊群,悠然自得的牦牛,展翅翱翔的雄鹰时时可见。中午时分,我们来到了措那湖。在云海的掩映下,广阔的措那湖显得波澜不惊。静谧的湖水分明呈现出深浅不一的两种颜色。
火车在终点前一站――那曲停车时,我下到站台,郑重的用相机拍下了站牌。伫立在海拔4513米的站台上,呼吸有些不畅,而充斥内心的既有抑制不住的兴奋,又有近梦情怯的感慨:拉萨,我来了!
晚上九时许,我们终于抵达了世界最高海拔城市,灯火中的拉萨。

(三)大昭寺

西藏有先有大昭寺,后有拉萨城之说。大昭寺于拉萨不仅在地理位置上,而且在社会生活层面上都具有中心地位。这一吐蕃松赞干布时期的辉煌殿宇堪称藏式建筑的千古典范,更是藏传佛教的神圣之地,历代达赖、班禅转世的金瓶掣签仪式大多在此进行。

传说,寺址原是一片湖水,松赞干布在此湖边向尼泊尔尺尊公主许诺,就在他戒指抛落的地方为信佛的公主修建佛殿。不料,戒指恰好落进湖中。湖水霎时泛起金光,一座九级白塔升出湖面。松赞干布便决定在此兴建大昭寺。但在建寺过程中,日造夜塌,屡遭水淹,迟迟无法建成。最后是文成公主破解了这个谜团:整个西藏是个仰卧的罗刹女,而大昭寺所在的湖泊恰好位于魔女的心脏,湖水乃其血液。要建大昭寺必须填平湖水镇住魔女。于是,一场由千只白山羊驮土建寺的浩荡工程开始了。按文成公主的建议,又在其他地方建了十二座小寺院镇住魔女的四肢和各个关节。

我们走近大昭寺,首先看到的是寺外匍匐在地、虔诚跪拜的朝圣者们。我们怀着各种复杂的心情经过朝圣者身边,走入了这拉萨最古老的寺庙。

大昭寺殿高四层,上覆金顶(这里的“金顶”可真是黄金铸成的哦),融合了藏、唐、尼泊尔、印度建筑风格。四下望去,这里的游客几乎有一半是金发碧眼的“老外”。

步入内殿,便可看见近千米长的藏式壁画《文成公主进藏图》及《大昭寺修建图》,还有两幅明代刺绣的护法神唐卡。斑驳的壁画竟然令我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似乎在提示藏传密宗和我们熟知的禅宗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大昭寺最珍贵的供奉是释迦牟尼十二岁时的等身金像。据说,佛教创始人释迦牟尼在世时反对偶像崇拜,他圆寂前只同意以自己三个不同年龄时的模样塑像,并亲自为塑像绘图。故世上只有三尊佛祖亲自开光的等身像。尼泊尔尺尊公主下嫁松赞干布时带来的是释迦牟尼八岁时的等身像,文成公主从长安请来的则是最精美尊贵的十二岁鎏金像。

在文革浩劫中,八岁等身佛像被毁;而另一尊佛像也早已在宗教战争中沉入印度洋。大昭寺的释迦牟尼十二岁等身像便成为唯一传世之宝。可惜内殿不允许拍照,我们只好在佛像前久久端详。

出了大昭寺,漫步在八角街上,你会发现这不仅仅是一条转经道,更是自由购物的天堂。街道两旁店铺林立,摊点众多。这里汇聚着朝圣者,喇嘛,游客,更到处有吆喝叫卖的藏民。唐卡,藏刀,转经轮,牦牛角……各种商品充满了藏族特色。我想,八角街可以算是拉萨人文景观的一个缩影了。

 

(四)布宫与藏传佛教

要介绍布达拉宫,或者说要介绍西藏,就不能不简略说说藏传佛教的历史及派别。

大约在唐朝初年,松赞干布统一吐蕃各部,佛教得到发展。后来,赞普墀祖德赞秉承父兄遗志,大力推崇佛教,压制原始苯教,并以僧人辅政。其晚年因病不能视事,信奉苯教的大论(宰相)结都那掌权。大论诬陷信佛的赞普王妃与辅政僧人通奸,于是王妃被逼自杀,辅政僧人被诛。不久,大论杀害墀祖德赞,另立其弟达磨为赞普。其时吐蕃境内恰逢风雪灾害,达磨将灾害说成是信奉佛法上干天怒的结果,于是颁发了“灭法废佛”的命令,封闭全境寺院,强迫僧人还俗。之后,达磨在出游时被拉萨附近一个静修的居士用箭射死,但佛教已在西藏遭到沉重打击,不绝如缕。

一直到北宋年间,藏地佛教再度兴起。乌思藏等地的僧人尊奉前代大师莲花生所传的旧密咒,并为了自身在民间的生存,吸收了苯教的许多仪轨,形成藏传佛教的宁玛派(意为旧派),俗称“红教”。大约同一时期,当雄等地的僧人开创了噶当教派(意为教诫派),后被称为旧黄教;玛尔巴师徒创立了噶举派(白教);萨迦的衮却杰布创立了萨迦派(花教),后得到蒙古王族的敬信和支持,在元代跻身全藏各派之首。忽必烈所封的国师八思巴就是萨迦派的杰出人物。但不久萨迦派上层即和元朝贵族一样开始腐化堕落,破坏了僧俗界限。

元末明初,原属噶当教派的宗喀巴大师在阐化王的支持下革新宗教并创立了格鲁派(意为善规派)。这一派的僧帽为黄色,故俗称“黄教”。格鲁派戒律精严,取得民众广泛信仰,隐然压倒了各教派。宗喀巴最著名的两个弟子即达赖喇嘛和班禅额尔德尼,后来采取了活佛转世制度。五世达赖德慧双修,受到清朝顺治皇帝的册封,声望日隆。后来在他手中实现了全藏政教合一,他也成为各教派尊奉的领袖。其第巴(行政总管)桑结修缮、扩建了布达拉宫,使得拉萨再次成为全藏统治中心。由于五世达赖功德极大,他的银像得以与释迦牟尼的金身并列供奉在布达拉宫。

关于布宫这座汇集历代达赖寝宫、灵塔和奇珍异宝的世界最高宫殿,各种记述多矣,在此就不再赓述。布宫依红山而建,感觉比天安门城楼还要雄伟。虽然只有数百级阶梯,但因为海拔的原因,对缺乏锻炼的都市人也算是一个小小的考验。

日落时分,我走下布宫,又看见一名信众在宫门外跪拜前行,以身体丈量“圣地”,长长的一列僧俗在以手拨转“六字真言”的经筒,不禁心生感慨:转山转水,转遍经筒,怕也转不出千年轮回,也许更多的是众生寻求超越人世之苦的一种执著吧!

 

(五)林芝

地处拉萨东南的林芝地区被称为西藏的瑞士,也有“小江南”之称。林芝平均海拔较低,气候湿润,属于西藏的林区。

“风景在路上”这句话很适合于此。拉萨河风光,松赞干布出生地,美丽的尼洋曲,海拔5013.25米的米拉山口,都给人以深刻印象。

车行三百多公里,来到了位于工布达江县的“神湖”巴松措。巴松措又名措高湖,藏语意为“三岩三湖”。与西藏其他神湖迥然不同的是,它完全被莽莽原始森林所包围。湖的形状如镶嵌在高山峡谷中的一轮新月,湖水呈淡淡的玉石般的绿色。

拥着浩瀚湖水的青山,顶峰是终年不化的积雪。碧湖倒映着雪山,鸟儿飞翔其上,那景致真令人赞叹。

经过浮船搭成的“长桥”, 我们来到湖心的扎西岛。只见岛上五色经幡飞扬,吐蕃时期的古建筑措宗工巴寺(意为湖中城堡)展现在我们面前。它是藏传佛教中宁玛派(红教)的寺庙,供奉的是莲花生大师,每年来此处朝圣的信徒络绎不绝。
  我按照藏族规矩沿顺时针方向转岛,先后观看了一根两树的奇观――“桃抱松”,格萨尔王挥剑于石上的剑痕、战马留下的蹄印和古代的水葬台……

匆匆告别巴松措,我们赶往林芝首府八一镇。沿途都是连绵起伏的山岭。夕阳的余辉洒在壁立千仞之间,愈发显出山峰的庄严肃穆和人的渺小。我于是明白,藏民为何会如此虔诚的崇拜“神山”了。

次日,游览了千年巨柏林,我们驱车返回拉萨。路边,尼洋曲的滚滚碧波仿佛闪光的锦缎,碰着嶙嶙的乱石便激起一片片洁白的浪花;茂盛的丛木间点缀着不知名的野花,彩虹挂在那透明得触手可及的天边,牦牛在彩虹下倘徉――可能只有神女才能描绘出这样瑰丽动人的画卷。

似乎唤醒了一种与生俱来的亲近,我突然想:也许,我的前世就是一匹白色的牦牛,喜欢静静卧在高原上,随风仰起头,从容淡定地望着远方的天,近处的云。

 

(六)纳木措

如果到西藏没有去纳木措,就如同来了拉萨却没有去布宫。

纳木措,藏语意为“天湖”,是世界上最高的湖泊。它是西藏三大圣湖之一,在藏人心目中具有神圣的地位。相传,诸佛菩萨、护法神会在藏历羊年集会于此大兴法会,此时前往朝拜转湖一次,胜过平时诵经转湖十万次,其福无量。所以每逢羊年,就会有众多僧俗信徒不远千里来这里参加盛大的转湖节。

很早以前,我就听说纳木措美绝人寰――它真的象传说中那么美,真的能让我惊叹么?我怀着些许怀疑和忐忑,上了去纳木措的车。

朝着当雄方向一路北行,世界屋脊的牧场富饶壮丽。草原向着天边无尽地伸展,宛似绿色的大海,牧人的帐蓬就大海中的点点白帆。牦牛和羊群犹如数不清的云朵在大地上缓缓流动。

经过念青唐古拉山主峰脚下时,能够看见藏民布设的许多经幡。在藏族传说中,念山山神是松赞干布的守护神,与纳木措女神是一对恋人。而实际上,纳木措湖水确是靠念青唐古拉山的冰雪融化给予补给的。远眺白雪覆盖的念山主峰,更加增添了我对纳木措的期待。

我们在海拔5190米的纳根拉山口下了车,猛烈的山风扑面而来,让人几乎透不过气来。站在山口向远方望去,我险些失声叫了出来:天啊,纳木措!

它犹如一颗巨大无比的蓝宝石,镶嵌在苍茫雪山之间――比我想象中还要美,让人几乎以为是海市蜃楼。

大家惊叹之余立即上车前进。然而,草原之路似乎没有尽头,纳木措是那么的可望而不可及,明明就在前面,却好像怎么也到不了它的身边。我的心既着急又紧张,同时又感到它的神秘莫测。又经过了三十多公里的行程,我们才真正到了圣湖的面前。

远看时纳木措与蓝天一色,近看才发觉它比蓝天更深邃。它一面拥抱草原,一面依偎雪山,波光潋滟,水天相融,浑然一体。不知名的鸟儿在宽广的湖上飞翔,时而飞上云端,时而掠过水面。湖水闪着幽蓝的光,一浪浪地卷向岸边,在高原十月的阳光下散发着无穷的美丽……此情此景难以用文字来描绘,只有用“震撼”两个字来形容我们心灵的感觉。良久,我们才回过神来。于是,所有的人都迫不及待地奔向这传说中可以映照出前世今生的圣湖。

湖边无数的玛坭堆,珍藏着转湖的人们无数的心愿。用你的生命去感觉宁静的圣湖,你会发现――这儿,真的仿佛是你灵魂的故乡。在这里,你可以任情任性地欢笑,哭泣。把一颗心沉浸在这片湛蓝中,可以让忧郁的你变得开朗,让焦虑的你变得平和,让浮躁的你变得深沉……

跪在这美丽得不近人间烟火的圣湖前,默默祈祷:愿自己能实现心中的梦想,成就充实丰美的人生。

回程的车子启动了,我不禁又回头凝望着它,那么的依依不舍,刻骨铭心:我会在梦里再看到你的,纳木措!
 

(七)结语

过去了,西藏的日子过去了。重新置身人潮涌动的城市,那时尚的衣着,闪烁的霓虹,竟让我有些陌生感。闭上眼,浮现在眼前的仍是那蓝天,白云,雪山,草原和奔跑的牛羊……

在这里,我要告诉朋友们:西藏,并不象一些人想象中那样蛮荒。这里既有举世无双的雪域风光,也有妩媚迷人的南国景致。当然,它并非纤尘不染的净土,同样也有丑恶和虚伪。但无论如何,这安详宁谧的高原会是你一生中应该去的地方。

西藏,不再是一个遥远的梦。朋友,如果你和我一样,厌倦浮华的都市,向往走进这被称为世界第三极的地方,那么,不要再犹豫,整理行装,怀揣梦想,这就开始天路之旅吧!

分享到:

上一篇:企业应对劳动合同法的若干建议

下一篇:zt劳动合同法解读:无固定期限劳动合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